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主管 中国政府采购报社主办 财政部指定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
当前位置:首页 >> 阳光副刊电子报 >> 另一种父爱

另一种父爱

栏目: 阳光副刊,电子报 时间:2018-06-07 16:08:57 发布:管理员 分享到:
【摘要】

【我的父亲母亲】

另一种父爱

■ 李平

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亲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严厉,严厉得让人害怕。父亲的严厉是远近有名的,不仅我们全家人都怕父亲,邻里乡亲也都很害怕。

那个时候,我们兄弟几个都还很小,父亲不在家里时经常打架,但一听说父亲回来了,便都躲了起来。我记得,大哥、二哥都有了自己的孩子,还经常被父亲训斥、打骂。那个时候,我就觉得父亲很无情,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就是犯再大的错误、就是犯法了也会得到他们的父亲的呵护,而我们的父亲却不容许我们犯任何错误。我还清楚地记得,那个时候,口粮是靠生产队依照工分计量分配的,包括一些杂粮,就是再少,也是按照工分来分配到每家每户。有一次,生产队里晚上分豌豆角,因为这东西能生吃,有些大一点的孩子就在大人们过称分装时,趁人不注意抓上几把揣进兜里拿回家。我就学着他们的样子揣了些拿回家藏起来,生怕父亲看见,但最终还是被父亲发现了。父亲在厉声训斥后,用绳子把我绑起来,狠打了一顿,我记得手也被打肿了,腿也打瘸了。在打完之后,父亲非得让我把偷回来的豌豆角送回生产队。那个时候,我还不满六岁,既饱尝了饥饿之苦,也经受了家教之严。

父亲对我们这样严管,是有原因的。那是在我小的时候,邻村有个恶少,听大人们说,这个人从小就横行乡里,欺老凌少,干尽了坏事,最后因伤害致人死亡而被判重刑入狱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亲就经常以那个人为例教育我。父亲常说,那个人不学好,犯法了,人如果不学好,也会做坏事,还会犯法。从小到大,直到我上学并参加工作,再到有了自己的孩子,父亲还以那个人作为反面教材来教育我们。父亲常给我说,咱人穷志不穷,你现在是在给公家做事,手脚一定要干净,不能多吃多占,不是自己的,啥都不要往回拿。记得在父亲去世的前几天,我回去看望父亲,父亲还给我讲了许多人生道理,并要我回来告诉妻子、女儿,千万要做个本分人,不能给家乡人丢脸。父亲的话,还是和过去一样,依旧是那么朴实,朴实得让我感觉到还是那么的严厉。在父亲严厉的家教中,我明白了许多道理,直到现在,我才深深地体会到,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世界里,父亲的言传身教、父亲那朴素的语言,其实就是我为人处事的标尺,也是我洁身自好的警世恒言。

父亲没有上过学,识字不多,不懂得什么大道理,也不知道什么是父爱什么是家教,在父亲那里,只能感受到严厉,是真真切切的严厉。但就是这种严厉,诠释了慈祥真实的父爱,折射出了博大精深的家教。我来自农村,从大山深处走来,能走到现在,就是得益于慈祥的父爱和严厉的家教。虽然说我目前在仕途上没有什么成就,也没有混出个什么样子,但我却始终铭记了父亲的谆谆教诲,在前行的路上,始终没有走偏。我想,在九泉之下的父亲,终可以对我放心了。我不仅自己要按照父亲的教导做人做事,我也会教育好我的孩子。

作家柳青曾经说过,“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,但要紧的常常只有几步,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。”如何走好这要紧的几步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尺。我是从大山里成长起来的,当自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时候,我觉得就应该回头看看,看看自己是从哪里来的,这样就能把握好前行的方向。父亲没有这样说过,但他却这样做了。父爱,有多种表达方式,这也许就是其中的一种,是一种升华了的父爱。

(作者单位:陕西省商洛市政府采购中心)




本报拥有此文版权,若需转载或复制,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,标注作者,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。否则,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责任编辑:LIZHENG

本文来源:中国政府采购报第768期第8版
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

我国政府采购领域第一份“中”字头的专业报纸——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已于2010年5月7日正式创刊!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由财政部主管,中国财经报社主办,作为财政部指定的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,服务政府采购改革,支持政府采购事业,推动政府采购发展是国家和时代赋予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的重大使命。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的前身是伴随我国政府采购事业一路同行12年的《中国财经报?政府采购周刊》。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以专业的水准、丰富的资讯、及时的报道、权威的影响,与您一起把握和感受中国政府采购发展事业的脉搏与动向。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为国际流行对开大报,精美彩色印刷;每周二、周五出版,每期8个版,全年订价198元,每月定价16.5元,每季定价49.5元。零售每份3元。 可以破月、破季订阅。

欢迎订阅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

订阅方式:邮局订阅(请到当地邮局直接订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