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主管 中国政府采购报社主办 财政部指定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
当前位置:首页 >> 阳光副刊电子报 >> 高考在考什么

高考在考什么

栏目: 阳光副刊,电子报 时间:2018-07-12 15:02:55 发布:管理员 分享到:
【摘要】

【谜面·谜底】

高考在考什么

■ 谢宗玉

随着志愿申报的结束,高考这条阴蛇,终于从我们一家人的心巢,摊开它盘踞已久的身子,缓缓地挪移走了。一切,就像一场梦。如今回首,真让人感慨唏嘘。

儿子大概会被武汉大学录取。对于几十万湖南考生来说,这已经非常不错了。但对长郡中学重点班的小谢同学来说,这个结果自然不尽人意。要知道,这所排名全国前三的中学,今年北大清华录取的人数,就高达九十几人。小谢同学,也曾有过年级排名前三十的傲人成绩。此时,我能感受到他内心那份苦涩、落寞和不甘。我知道,他其实已用尽体内的“洪荒之力”。作为自始至终的旁观者,我也许比小谢和他妈这两个深度参与者,更明白高考的本质。

前天应约赴宴,席中有人谈起高考补习种种怪现象,真让人瞠目结舌。说是有一家培训机构,有绝秘方法,能快速提分。家长们纷纷与这个机构签订合同,押金两万,高考成绩每提高一分,再收两百。又说某某老师,善押作文题,高考前一个月,一堂公开课,每人收费三千,结果报名的有七八百人。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

而我知道,所有这一切,只不过是借高考的噱头,圈家长的钱而已。今年的高考题目,相对平时的训练,要容易得多,当很多家长喜气洋洋付了几万元提分费后,才发现心仪的大学依然离他们的孩子有一段距离。这时他们才明白,最初的合同,藏有陷阱,分数分明是随着题目的难易而升降的,孩子的年级排名才是决定能否进入理想大学的关键。

至于高考作文押题,在目前浓郁的政治氛围下,我不算专家,也会在“家国建设和青年梦想”方面给孩子准备一两篇范文或素材。也就是说,只要有心,今年的高考作文,全国的家长都能押中,又何必花三千元去听一堂公开课呢?

小谢同学在长郡中学属重点B班,这个班是高三才组建的。前面有重点A班,后面有一堆普通班。这样掐头去尾,使得这个班在组建之初,彼此的成绩就咬得非常紧。整个高三,十余次月考,几乎没有人能在班上位居榜首两次。前一次月考成绩第一,下一次很可能在班上排名倒数。就这样沉沉浮浮,小伙伴们紧张兮兮地度过了倍受煎熬的一年。

在神秘的命运面前,所有的努力,仿佛毫无作用,谁都无法预测,下一次月考,上天将会把自己的排名,定格在哪个数字?依波峰波谷的概率来算,最后一次模考成绩优异者,对即将到来的高考,反倒比其他人更显忧心忡忡一些。成绩的无常,让家长们深感天道和人生的无常,最后只能求助神灵。所以,每年高考前夕,都是佛堂庙宇的香火旺季。

小谢同学也曾考过班上第一,当同学告诉他消息时,他压根就不相信,以至怀疑是不是愚人节提前到了,因为在那一个月,他并没有觉得比其他时候付出过更多的努力。除了好运气,他想不出还有别的理由了。

我曾写过关于小谢中考的文章,看过那篇文章的人都知道,中考我们是全家人撸起袖子一起上。到了高中,我与他妈觉得自己的知识余额,不足以支撑小谢接下来的学业,因此高一也是门门功课请家教,但成绩并不理想。最后孩子他妈痛下决心,重新拾起课本,与孩子同呼吸,共进退。高二那年,小谢同学突飞猛进,时不时就杀进了年级百名之内。由此我们发现,再好的外聘家教,也比不上父母的贴心陪护。

到了高三,小谢的成绩一直沉浮不定,仿佛是在沙滩上建城堡,水一来又冲溃了。我们一狠再狠,把他的学习时间压榨到一个极限。结果成绩没上去,心灵反倒染上了一些不确定的阴影。

高考成绩虽不理想,但我与他妈都知道,这其实是小谢同学真实素质的一种反映。与那些“北清生”相比,小谢不差逻辑智力、不差解题技巧、不差磨杵功夫,差的是对人生把控的情商、对世事纳拒的心性,以及对各种信息判断、处理和运用的综合能力。

换句话说,小谢同学之所以上不了“北清”,绝不是努力不够,也不是差人一等,而是他还没有长大、心性还不够成熟而已。他已经触到了这个年岁自己综合能力的天花板,所以成绩短时期内很难再进一步。而重点B班孩子们的状态之所以会载沉载浮,既追不上重点A班,又被高三没有了竞赛任务后的竞赛班学子迎头赶上,并迅速超越,同样是因为他们已达到了人生的某个饱和点,如果没有更多时间去修炼“内功”,扩充自己的“心容量”,那么成绩也很难寸进。

这些细微的感受,是那些一心求助外教的家长们和大而化之的专家们根本领会不到的。

那么,高考最终在考什么?它考的是一项教育的前瞻性、一种心智的成熟度和一个家庭的凝聚力。培养过程各不相同,结局自然千差万别。

以分数为目标的教育,到最后往往得不到理想分数。而一开始就在心智、品格和综合能力上下功夫的,结果反而会在学业成绩上甩出人家几条街远。

愿闻者足戒。

(作者为中国作协会员,一级作家,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)




本报拥有此文版权,若需转载或复制,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,标注作者,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。否则,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责任编辑:LIZHENG

本文来源:中国政府采购报第777期第8版
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

我国政府采购领域第一份“中”字头的专业报纸——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已于2010年5月7日正式创刊!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由财政部主管,中国财经报社主办,作为财政部指定的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,服务政府采购改革,支持政府采购事业,推动政府采购发展是国家和时代赋予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的重大使命。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的前身是伴随我国政府采购事业一路同行12年的《中国财经报?政府采购周刊》。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以专业的水准、丰富的资讯、及时的报道、权威的影响,与您一起把握和感受中国政府采购发展事业的脉搏与动向。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为国际流行对开大报,精美彩色印刷;每周二、周五出版,每期8个版,全年订价198元,每月定价16.5元,每季定价49.5元。零售每份3元。 可以破月、破季订阅。

欢迎订阅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

订阅方式:邮局订阅(请到当地邮局直接订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