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主管 中国政府采购报社主办 财政部指定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
当前位置:首页 >> 阳光副刊电子报 >> 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歌

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歌

栏目: 阳光副刊,电子报 时间:2017-12-21 18:00:04 发布:管理员 分享到:
【摘要】

【散文】

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歌

■ 何英

本来做好准备看一些人工的美景,当岜沙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却为它的原始折服。车上的导游小姐从黄帝和蚩尤讲起,只要有苗族的地方,这故事就会重复讲述。这个被大山和树神庇护的村寨,是如此的美丽和神秘。时光仿佛凝结,一切令人恍惚。我看了看树叶上的阳光,被浓密的树林洗过,毫无征兆地静静穿过。

拦门的姑娘们装扮起来,桌上摆着米酒,应该是要对歌。对上了才让进还是喝了桌上的酒才让进,没搞清。我们莫名地兴奋起来,跟着队伍一哄而进。这支规模庞大的探访队伍,开进来的一刹那,就将这桃源的宁静打破。盛装的人们,都穿着发光的服饰。男人们显得有些不屑和懒洋洋的,也穿着发光的衣裤,咖啡或近黑的靓蓝,拦腰随便地绑着腰带,大脚裤透着几多潇洒。为着待客的礼仪,头上缠起了小蓝花格的头帕,这是男人们身上惟一的亮色,尔雅斯文。他们一人手上拎了杆枪,真枪。由于小蓝花格的头帕,拎枪的彪悍男人看起来也有了柔情。所谓碧血丹心,说的就是他们吧。他们都会跳舞,能歌善舞就是他们的标志。不是有个笑话吗,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,喝酒后有五十五个民族都能歌善舞,只有我们汉族喝酒后只会吹牛。

不知怎么,一走进从江,脑子里就闪出了《东方不败》。说着云贵话的任盈盈和五毒教主蓝凤凰,是片中最神奇魅惑的绿叶。关之琳演过那么多电影,只有攀在树上讲云贵话汇报敌情的任盈盈,留在了我的记忆中。任盈盈令一个浑身都是甜俗味儿的港星,变得令人惊奇的美。当然还有一身蓝色裙裤,银饰闪亮的蓝凤凰。

我们都是被隐藏在大山中的美引吸过来的。这种美令人忧伤。无边无尽的大山连着云烟,绿的林海起伏连绵,仿佛千年以前。野兽和鸟儿们奔跑飞翔,世界阒静无声。大山是野性的,有着蓬勃的生命力。一圈圈次第向下排开的梯田,在冬日的阳光中泛着灰白的光,近处是长着肥大叶片淡绿或深绿的蔬菜;一圈圈梯田的中心是墨黑的瓦顶下的村寨,一股袅袅的炊烟在升起,像一条云雾中的龙;鸡在屋顶啄食,狗的下腭很宽,像狮。穿行在窄小的巷子,有细小的水沟,远处则有大的水渠,家家分段地养着鸭。一个大婶在舂米,两个年轻媳妇从阁楼探出头来,旁边是她们纺好染色的蓝布,挂在空中……这不是画儿,这是真的生活。

我们在寨子里闲逛。碰到一个年轻的媳妇,背着孩子。我知道一个秘密:苗族或是傣族孩子的眼睛出奇的亮。只要是看到他们的孩子,我就会有意识地去看他们的眼睛。真的!这个还在背篓中的孩子,睁着圆大的眼睛掠过我,仿佛一块透明靓蓝的玻璃掠我而去。晒坝上一架架的禾晾,是这个依然绿着的世界中惟一的黄色。它们像是用粒粒饱满的稻穗,做成的广告牌。一位大爷迎面走来,我们刚一开口说话,他就过来搭话了,很友好。是了,如今年轻人都出去了,村里的老人越来越多,年轻人只有节假日才能看到。我摸了一下他的衣服说,你这不是那种料子。他立刻扯出里面的说,这是。还真是,一样咖啡发亮的料子。尽管这里是亚热带,冬天虚晃一枪,但对老人来说,有几天还是潮冷的,于是他在咖啡的民族衣服上面加了一件夹克,这夹克也许是城里的儿女买的,也许村子里早就穿得跟我们无异了。

在占里,我们吃到了美味的热的糍粑,刚打出来的,这边打,那边这群吃遍天下的人们,就拿手从黏黏的糍粑团上揪下一条一条,蘸着椒盐碎芝麻,一个个也顾不得什么著名作家、什么主席书记了。说到吃,我向来给贵州的美食打满分的。来过贵州三次,这是第四次,贵州的菜从未令我失望过。对,我就是喜欢那种辛辣到里外发凉的感觉。整个人为之一振,神气清明。

对我们这些头一次来从江的访客,要分清岜沙、占里和小黄的区别是困难的,嘴里于是默念着岜沙是“最后的枪手部落”,占里有神奇的“换花草”,而小黄是侗族大歌的故乡……

亭子下,姑娘们坐成一排在唱歌,银饰闪亮彩绣辉煌。对面的小伙身着咖啡色闪光衣裤在弹琴,头上扎着小蓝方格头帕。他们很合作地与游客合影,神态安祥,好像在过着自己日子中的任何一天,又好像不是,毕竟他们全副装扮的衣饰也只有重大节日才穿出来。当然了,我们此次也是为着他们的重大节日而来:黔东南州第七届旅游产品发展大会。如今,分散在深山中的岜沙、占里和小黄们,要拧成一股绳来发展。看起来村民是接受这种发展的,时代不一样了,深山中的村寨也要汇入发展的洪流,谁也不能被抛下。当我回眸看向莽莽群山,微小的村寨点缀其中,几乎快要被大山吞没。而更微小的人们,在其中艰辛生存。他们与山争地,与地争产,大山外的世界似乎被屏蔽了。大山不能再阻隔一切了,我希望他们跟我们一样,过上舒适的现代生活。

她们穿上崭新的服饰,银簪、银珠、银锁、银元围裙,高高的发髻上簪起红玫瑰,天蓝丝带紧紧扎在小腿上,像史诗恢弘神圣的祭祀大典中的乐舞者。银光闪闪,超凡脱尘。每一团银光是一个姑娘,她们像是九天的星辰刚刚降落,还来不及缩小自己的光焰;又像是银翼的外星飞船上走来的天使,将以巨大的数量和耀眼的光亮震慑我们。夜的大幕为她们拉开,她们一个挨一个一排排地就要登上舞台中央了。我仔细观察第一排的女孩子们,她们都是圆脸,没有例外。好像唐朝的脸型被千年的岁月封存在了这里。也许圆脸象征着福气与丰足,象征着性感与生育能力……就这样,我们看到了一张张圆满如苹果一般年轻的脸庞,她们好像很高兴,又好像有一颗平常心,见惯了大世面,无所畏葸。这世面我还是头一次见到,一排一百多人,至少十排,多么整齐艳丽的银色队伍。一队又一队,她们逶迤而来,群星闪烁的长方形瞬间布满了巨大的舞台,夜空因她们而亮如白昼。她们齐声高唱,自然地分音部,此起彼伏,纹丝不乱。没有话筒,声音却响彻从江。那声音是太阳神或树神赋予她们的应许之物。嗓音尖细却圆润,音色绵甜而高亢。音高高到不可思议,天然纯净得好像云雀,又清丽婉转得好似黄鹂。这声音是大自然的馈赠与锻炼,生活在大山中的人们,只有嗓音高亢,气息充沛,才能穿透密林找到彼此。于是千百年来,大人小孩张嘴即来,以歌以咏。生下来就会唱,就得唱,祖宗的事迹要传承,民族的记忆需保存。歌唱变成了基因,渗入到血液,凝固在脑海,一代又一代的侗人、苗人,踏着歌声生活,他们是艺术的民族,歌唱的精灵,天生的艺术家。在那一个个彩绣银饰包裹的内心,奔涌着的何止从江的记忆,是整个东方农牧渔猎的古老历史,是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歌。

要各自分道了。车上的侗族大哥又唱起了歌,他早已离开侗寨,是一名部队干部,一位作家,一个高级知识分子。可是他的嗓音变不了,那是他最大的辨识度。侗家给他颁发的终身身份证。他怀揣着这张隐秘的身份证,纵横四海,怀抱乡愁。

(作者为新疆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在读文学博士)





本报拥有此文版权,若需转载或复制,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,标注作者,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。否则,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责任编辑:lizheng

本文来源:中国政府采购报第725期第8版
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

我国政府采购领域第一份“中”字头的专业报纸——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已于2010年5月7日正式创刊!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由财政部主管,中国财经报社主办,作为财政部指定的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,服务政府采购改革,支持政府采购事业,推动政府采购发展是国家和时代赋予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的重大使命。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的前身是伴随我国政府采购事业一路同行12年的《中国财经报?政府采购周刊》。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以专业的水准、丰富的资讯、及时的报道、权威的影响,与您一起把握和感受中国政府采购发展事业的脉搏与动向。

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为国际流行对开大报,精美彩色印刷;每周二、周五出版,每期8个版,全年订价198元,每月定价16.5元,每季定价49.5元。零售每份3元。 可以破月、破季订阅。

欢迎订阅《中国政府采购报》

订阅方式:邮局订阅(请到当地邮局直接订阅)